YS青年職涯發展中心banner
:::

職場情報站

processes

【聯合報】生活美學/莊政儒 奔放少主熬出綠意書香

2019-07-29 00:43聯合報 錢欽青、陳昭妤/採訪 陳昭妤/撰稿

書店中貫穿兩層樓的大樹,是莊政儒的設計巧思。 圖/達永建設提供書店中貫穿兩層樓的大樹,是莊政儒的設計巧思。 圖/達永建設提供 

龐大綠樹自原木書架邊長出,數隻白鳥穿梭其中,翱翔於天花板頂。由青鳥文化制作與達永建設聯手打造的和平青鳥書店,在靜謐的臥龍街內自成一股自然卻懷舊的氛圍。打著「180天就消失的書店」口號,書店自今年5月開張以來,日日吸引近千人次造訪。達永建設副董事長莊政儒笑說,當初只是為了不要浪費資源蓋樣品屋,想要多點使用性,沒想到會達到如此效應。

 

奔放二代拋創意 咖啡店打出名號

37歲的莊政儒是達永建設第二代,樣貌斯文,言談間卻盡是意想不到的破格創意。他自2014年回台投入房產業以來,推出不少讓人耳目一新的規劃。早在和平青鳥書店前,他已在中和南勢角、內湖等處,用咖啡店取代樣品屋,成功吸引街坊鄰里討論度。創設於華夏科大旁的「達永沐夏」建案,更以鎖定小家庭為目標,以大幅低於市場標準的頭期款,火速完售3百多戶,成為其代表作之一。

 

達永建設副董事長莊政儒。 記者林澔一/攝影達永建設副董事長莊政儒。 記者林澔一/攝影

 

「我一直覺得蓋樣品屋這件事很浪費,花了很多錢,房子賣完就拆掉。但一個樣品屋存在一個地方,短則幾個月,長則一兩年,我總覺得這樣的空間不該只是為了賣房子,還應該讓附近民眾有更多使用性。」將樣品屋打造成互動性更高的咖啡館,備受好評,但這回來到臥龍街,他決定做點不一樣的。

 

 

耗力打造書店 用文學改寫樣品屋

「其實最開始想把這裡做成理髮廳或洗衣店,但這兩種都有點麻煩,因為機器要洗、還要想如何算錢,有太多延伸性問題。正好當時看到青鳥書店的介紹,知道他們也是建商出身,覺得溝通上應該會簡單一點,才和他們接觸。」私下愛看書的莊政儒,對政治思想、報導文學皆有涉獵,同時也是村上春樹書迷。但店內6千多本選書他仍交給專業,讓青鳥全權負責。由於空間大,架上涵蓋文學、哲學、思想等著作,還設有童書區,因此小從5歲,老至80歲,皆是客群。

書店整體樣貌的設計,是莊政儒投入最多心力的部分。「當初就規劃把這裡的一、二樓融合成無限符號的空間,加上要結合咖啡店和各種展覽,光是樓板高低差就花了很多時間修改,包括窗戶比例、招牌大小、整體線條也都要很精確。剛開始設計圖出來,像座圖書館,但我想呈現的其實是偏向獨立書店的感覺,此外還想加入一些古時候大家聚在三合院前互動的緊密感。」

和平青鳥書店結合原木和綠意,充滿自然氛圍。 圖/達永建設提供

和平青鳥書店結合原木和綠意,充滿自然氛圍。 圖/達永建設提供
 

於是那棵長於書店內的大樹便現身了,就像三合院裡常見的大榕樹,周邊圍繞著或坐或站的人群,為書店增添綠意,也注入復古的人情味。嗅著書香,沿著蜿蜒樓梯拾階而上,真正的樣品屋藏於其中,在書本裡、文學間,自然呼吸著。莊政儒再次成功改寫了樣品屋定義。

 

跳脫傳統思維 全因非本業出身

能夠擁有這般破格思考,莊政儒歸因於自己「不是房產業出身」。畢業於台大財務金融系的他,大二開始就決定不和家裡拿錢,除了接家教,也出外到餐廳打工,吸取不同行業的養分。為了存錢出國念書,他從金融業做起,但大學曾加入話劇社的他,對藝術也懷抱著熱情,在北京念書時,更屢屢投入參演舞台劇,「其實我最想當的是電影導演。奉俊昊、朴贊郁都是我的偶像。」

然而,家中的房產背景,讓莊政儒在北京留學時,仍率先接觸到房產業,但體內源源不絕的藝術細胞,加上開放自由的性格,讓莊政儒總能拋出不同的觀點和思維。「台灣建案常常還是主打『百年鋼骨結構』、『左轉幾分鐘到哪裡』這類的概念,色調也大多採安全的黑白灰。人是習慣性的生物,多數人想要成功卻不想要有風險,但這是不可能的。所有東西,包括人類都會隨著時間變化,所以改變應該是常態。」

莊政儒主導的咖啡店內,飲品與餐點也都相當用心。 圖/達永建設提供

莊政儒主導的咖啡店內,飲品與餐點也都相當用心。 圖/達永建設提供
 

莊政儒坦言,剛回家族接班時,單是提出想將樣品屋做成咖啡店,就遭到不少質疑,有人覺得他沒概念、亂花錢,直到做出效果,大夥才慢慢接受「改變是可行的」。這回投入做和平青鳥書店,秉持「不想浪費資源」的初衷,他依舊做出了新意和效益。「去巡店時,看到童書區坐著好幾個小朋友認真在看書,而不是看手機,就覺得很開心,覺得似乎有回饋了一些什麼給這社會。」

樣品屋藏身於書店一樓,以自然的方式接觸大眾。 圖/達永建設提供

樣品屋藏身於書店一樓,以自然的方式接觸大眾。 圖/達永建設提供
 

屏除外界雜音 賣的是生活態度

對於部分人暗指「書店結合房產,造出了銅臭味。」莊政儒則直率回應「我從來沒把自己講得多清高,或是強調自己是獨立書店的擁護者。建築業維持收入是必需的,我只期待自己能在這樣的基礎上,多做點什麼留給後人。」因此即便是新建案,他也堅持認真規劃內部的軟體和課程。

「我想賣的是生活,不是房子。書店沒賣完的書,最後都會放到新建案的公設裡,讓住戶繼續使用。社區裡屆時也會開設2、30種不同課程,讓住在這裡的人,回家後不只是追劇,還能培養出屬於自己的興趣,讓鄰里間因為興趣凝聚在一起。」

莊政儒曾以咖啡店取代樣品屋的策略,成功吸引鄰里目光。 圖/達永建設提供

莊政儒曾以咖啡店取代樣品屋的策略,成功吸引鄰里目光。 圖/達永建設提供
 

緊盯自己的初衷,堅持在傳統裡持續創新,莊政儒屏除外界雜音,要繼續在建築業內,闖出屬於自己的路。但也許哪一天,我們發現原來某部電影的導演是他,那也不必太意外。

 

 

 

 

回上一頁